中超官方:对马宁“侮辱性条幅事件”表示强烈谴责

  
  中超官方发布公告,针对马宁的“侮辱性条幅事件”,对个别球迷的这种侮辱性行为进行强烈谴责,对河南赛区进行严肃批评。

  公告内容如下:

  中超联赛委员会关于河南赛区“侮辱性条幅事件”的声明

  2022年8月5日,中超联赛时隔978天终于重新回归了主客场赛制。联赛回归生活,联赛回归城市,努力实现球迷在主场观赛,为主队呐喊、加油、助威的愿望。在当前疫情之下,主客场的恢复更具有特殊的、象征性的意义。

  但令人遗憾和气愤的是,在8月28日刚刚结束的2022中国平安中超联赛第15轮河南嵩山龙门vs广州队的比赛中,出现了一起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的“侮辱性条幅事件”,该事件对中国足球、中超联赛的形象造成了严重损害,对当事人造成了极大伤害。

  中超联赛委员会对个别球迷实施的这种侮辱性行为进行强烈谴责,对河南赛区进行严肃批评。希望大家能够共同维护中超联赛的良好形象,共同打造中超联赛的良好文化,共同珍惜中超联赛来之不易的局面。

  (卡卡)

中超-两闷棍!两分钟连丢两球遭逆转 泰山1-2申花

  北京时间8月31日19点30分,2022赛季中超联赛第12轮补赛上演一场焦点战,由山东泰山对阵上海申花,比赛在大连金州体育场进行。第19分钟,孙准浩远射制造金洋洋乌龙。第61分钟,刘洋送点,吴曦命中。第63分钟,于汉超反超比分。最终,泰山遭遇逆转,1-2不敌申花。

  【焦点】

  两记闷棍!泰山两分钟丢两球,遭申花逆转,这也是2019赛季足协杯决赛被申花打了“三闷棍”后,又一次被打懵。

  连胜终止!泰山止步9连胜,与三镇的积分差距恐进一步扩大,卫冕之路蒙上巨大阴影。

  连场送点!上一场刘洋放倒胡人天送点,本场又拉倒张璐再送点,如此鲁莽实在不应该。

  【阵容】

  

  泰山此前取得9连胜,始终保持对榜首三镇的追赶。本场球队双外援首发,孙准浩、莫伊塞斯与廖力生坐镇中场,攻击线上陈蒲、金敬道、段刘愚三名“小个子”球员联手出击,其中陈蒲上轮梅开二度获得了官方最佳球员。费莱尼、克雷桑、郭田雨三名“大个儿”球员身体状况未达到最佳,均坐上替补席,他们或成为泰山的变招。

  

  申花暂列积分榜第5位,本场全华班应战,刘若钒等三名U23球员首发,于汉超、吴曦出战。泰山旧将杨旭进入大名单,朱辰杰、巴索戈、曹赟定均因伤缺阵。

  【赛况】

  

  第3分钟,孙准浩后场铲球失误,吴曦直接起脚远射,球打在郑铮身上折射后出了底线。

  

  第19分钟,莫伊塞斯做球,外围孙准浩张弓搭箭,一脚远射击中金洋洋后变线飞入网窝,泰山1-0领先!

  

  第27分钟,莫伊塞斯和刘若钒争顶,两人头部相撞后双双倒地。

  

  经过队医治疗后,两人均头缠绷带坚持比赛。

  

  第39分钟,泰山快速反击机会,莫伊塞斯秒传,陈蒲得球突入禁区自己射门被封堵,这球分给金敬道也许更合理。

  

  易边再战,第47分钟,左路于汉超似传似射把球传到门前,足球行进路线上没人碰到,眼看球就要旋转飞入球门,幸亏王大雷神扑救主。

  

  第50分钟,廖力生左脚爆射被曾诚扑出。

  

  第60分钟,刘洋在禁区内拉倒张璐,主裁判张雷判罚点球。

  

  吴曦操刀主罚,点球命中右上死角,比分变为1-1!

  

  第63分钟,申花迅速反超比分,朱宝杰横传,于汉超轻松包抄破门,泰山1-2落后。随后,郭田雨、刘彬彬、克雷桑换下廖力生、陈蒲、段刘愚。

  

  第80分钟,右路金敬道传中,郭田雨高高跃起在两人夹击中头球攻门,可惜顶偏了。随后,费莱尼又换下金敬道,但仍然未能改写比分,泰山惨遭申花逆转。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马洪震 综合微博等滚动更新)

中英美机构合作完成英国中侏罗世异兽化石系统研究

   

  中新网北京8月30日电 (记者 孙自法)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脊椎所)、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美国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通过合作,对产于英国中侏罗世(距今约1.68亿年)新地点伍德伊腾(Woodeaton)的异兽(贼兽、多瘤齿兽)化石展开研究,对当中贼兽长期存在的形态、分类问题进行厘定,并讨论了异兽牙齿特征的同源性,还首次对已知贼兽进行种一级的系统发育分析。

  中英美三国机构最新合作完成的这项已灭绝古动物演化领域重要研究成果论文,近日在国际专业学术期刊《系统古生物》(Journal of Systematic Palaeontology)在线发表。

  论文第一作者、古脊椎所毛方园研究员30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介绍说,现代概念的异兽包括多瘤齿兽、贼兽以及冈瓦纳兽。其中,贼兽类是最早研究报道的中生代哺乳动物化石,记载于1847年,而最早的多瘤齿兽报道见于1857年,在中生代哺乳动物的研究中,这两者也是最具有争议的两个类群,该争议至少可以追溯到欧文(Owen)1871年的专著中,并且一直持续至今。它们争议的原因,一是异兽的形态奇特,二是化石保存破碎,尤其是贼兽类化石,在燕辽生物群贼兽报道以前,基本上都是单颗的牙齿标本或破损的颌骨,让学界对它们的认识非常有限,在此基础上对其演化和系统发育关系进行讨论显然存在问题。

  她指出,近十年里,中国燕辽生物群里研究发现保存完好的贼兽化石,这为相关研究提供出新的关键化石证据,也极大丰富了学界对贼兽的形态学和生物学内容的认识。不过,欧洲早期相关研究中,对化石鉴定上留存的问题,此前一直没有得到合适的修订,而欧洲这些标本虽然不完整,但从时代和地理分布、形态多样性上,对认识异兽的演化具有重要意义:最早的贼兽见于欧洲的晚三叠世(距今约2.2-2.0亿年)地层中,而最早的、确切的多瘤齿兽则见于欧洲、西伯利亚和中国的中侏罗世,对它们的认识涉及到哺乳动物起源和早期演化以及高分类元系统关系。

  本项研究中,合作团队根据英国中侏罗世新标本建立两个贼兽的新属新种,分别命名“巴特勒齿兽”和“克马科齿兽”,它们介于欧洲晚三叠世和中侏罗弗雷斯特马博组(Forest Marble Formation)属种以及亚洲中晚侏罗种类之间的过渡特征,对了解贼兽的连续演化具有重要意义。与此同时,此次合作研究还发现一枚多瘤齿兽上牙标本,为已知多瘤齿兽的最早代表之一。英国这个地点的化石记录再次显示,侏罗纪贼兽和最早的多瘤齿兽在欧洲、西伯利亚、东亚地区的动物群中都同时存在,而且现有化石显示,在这些最早的异兽组合中,贼兽的化石丰度和属种多样性比多瘤齿兽更高。

  毛方园表示,合作团队还在这次研究论文中对早年报道的英国异兽标本进行系统厘定,涉及复杂的分类问题,包括被占用属名的替换,把分别鉴定为贼兽和多瘤齿兽共4个属的牙齿标本进行归并,并对该归并种的齿列形态进行重新解释和重建。在此基础上,合作团队对已知贼兽牙齿的咬合、齿尖同源结构等进行全面讨论,并在牙齿特征的基础上,首次对贼兽已知种类进行系统发育分析。分析结果表明,欧洲中侏罗世的异兽类和亚洲的更接近;贼兽类和多瘤齿兽、兽类一样,在中生代时全球分布。

  她认为,异兽这些新的形态学内容和系统发育关系,以及相关的地史和古地理分布,可为认识哺乳动物的起源分化过程提供新的证据。(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中欧班列逆势增长 “一带一路”建设再创佳绩

  据报道,8月21日,随着中欧班列(西安—汉堡)从西安国际港站开出,今年以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达10000列,较去年提前10天破万列;今年累计发送货物97.2万标箱,同比增长5%,综合重箱率达98.4%。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中欧班列逆势增长,为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注入了强劲动力。

  中欧班列的成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一蹴而就之事,而是铁路人一步一个脚印、坚持不懈的历程。镜头聚焦到新疆铁路霍尔果斯站,近期,面对新疆疫情反弹,霍尔果斯站迅速采取措施果断应对,数百名铁路职工逆行到岗到位,为保障口岸站运输生产平稳有序,日夜坚守在岗位上,不断加强运输组织,保障了中欧班列运输通道的畅通。截至目前,霍尔果斯口岸站进出境中欧班列累计1282列,成为铁路人“疫”无反顾确保中欧班列逆势增长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凭借运时短、成本低、运能大、安全高效等优势,中欧班列跑出“加速度”,新线路、新站点的数量也不断突破,搭建起了我国对外贸易的“钢铁桥梁”,进一步扩大了“朋友圈”。特别是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背景下,铁路、海关、边检等联检部门,积极建立长效沟通联系机制,实现各环节同步交替作业,持续有序畅通并扩容运行,实现了运输能力提档升级,而站场扩能改造的实施,使班列运输能力在原有基础上提升了30%以上,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

  中欧班列实现逆势增长和安全稳定运行,加强了亚欧大陆的互联互通,带动了亚欧大陆两端区域整体发展,造福了沿途各国人民。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1年,中欧班列年开行数量由1702列增加到15183列,年均增长55%。目前,中欧班列已铺画了82条运行线路,通达欧洲24个国家200个城市,形成新时代亚欧陆路运输的骨干通道,沿途各国均能从中受益,这也进一步疏通了“一带一路”发展的道路。

  中欧班列实现逆势增长和安全稳定运行,传递了守望相助、共克时艰的力量,吸引力越来越大。在全球抗击疫情的进程中,中欧班列发挥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为沿途各国输送防疫物资、医疗设备以及疫苗,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环境下,发挥了大国责任和担当,受到了世界人民的赞

  誉。

  (李文彬)(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

  【责任编辑:舒靓】

close